To Do List

开学多久就积攒了多久怨气,知道学期结束收到成绩单,怨气也没能被驱散。有时候真的觉得努力还是不努力,结果都是那样,工作量还是那么大,作业永远都写不完,书永远都看不全,没事找事的论文永远的编不烦……在同学中大家已经彼此承认,药学是给疯子学的,因为天才和疯子之间只有一线之隔,也许我们进入药学院之前是天才,但是进去了就被踹过线了。我不得不承认,我落伍了,我不是天才,但是我却混进了精神病院。
生物化学下个星期一考试,这对于刚受完人体学折磨的学生们无不是一种折磨。考完后我问朋友:考得怎么样啊?她说:我的成绩犹如descending artery一样直线下滑,我的努力却像blood pressure一样干高没好处啊~~我稍微幸运了点,整个的时间都花在复习人体学身上。这代表星期一的考试将是我开学第一次哭的时候。
说来说去还是不想复习,看着厚达将近2000页的教科书,我简直可以脑淤血了~⊙﹏⊙~!!
今天穿着白褂子实习,见识了恶心的假人,不简单。。。有呼吸有心跳有血压,还偶尔带两声咳嗽,虽说长的磕碜点,但是雷到我们的是他的性能而不是外貌。加上模仿医院的走廊还有心电探测的嘀嘀声,让我坚信我不会在急救室工作,郁闷的路啊~( ⊙ o ⊙ )~
还是复习吧,面对现实总比生活在鄙视自己中好。总说做个书呆子,但是总是做不到,看着书我就流口水,睡到西天取经去了。在这里写个to do list,看看接下来的日子我还有哪些罪要受:
1. 决定上课不拿笔睡觉,因为笔从手里掉到桌子上动静太大;
2. 决定只翘星期三的生物化学课,其他时候生物化学可以复习人体或者药物;
3. 好好复习生物考试,争取星期一的考试可以破60……不不,应该定高一点,破61;
4. 把自己给自己提问的project写完在星期一之前上交,让自己少头疼一个月,然后继续头疼下一个问题;
5. 继续写老人院日记;
6. 将今天所看到的假人病例写成论文准备上交,然后默默在心里咒骂药学老师;
7. 星期一考完后复习之后星期一的考试,tnnd没完没了了╭∩╮(︶︿︶)╭∩╮!;
8. 早起去green field老年活动中心做采访,要假装会得取病人的血压和肺部健康状况,然后再写论文准备上交;
9. 考完DD之后继续复习下一个星期一的考试,庆祝二月地狱月的结束,迎接天堂一般充满复习资料的春假;
10. 春假恶补所有没复习的东西,在“酒瓶子”和“咖啡”中颓废的度过;
11. 热烈迎接三月中旬之后的地域考试月,要感到欣慰,因为考试没有二月份多;
12. 学期面临结束,要好好“缅怀”老师们“爱”的教育,在心中“哀悼”学期即将离去;
13. 一个礼拜不睡觉的复习,为了我目标的4.0就要勇往直前,带着共产主义为人民,为理想,舍命奋斗的精神向前冲;
14. 找工作……
15. 把我学期中没看的电影在一个星期之内都看完。
统计完毕……

和朋友们在2008年最后一天

2008年12月31日凌晨1点半 天气 多云 温度 很冷
这一天是记忆中2008年最开心的一天,没什么特殊的,就是一坨高中的朋友聚会,在山顶上看夜景。大晚上的我们六个人挤在一辆吉普里开到了Mt. Washington,在山上许下了六个愿望,然后期待着明年的这个时候再在一起,再来山上还愿。经过了这么多年的改变,大家还可以据在一起,还可以这么开心,这么的无牵无挂,这么的疯狂,一起说笑,一起喝酒,一起看电视吃火锅,一起闷头大睡。仔细想想真的觉得很奇特,是种什么样的缘分将我们拉在一起,又是种什么样的缘分将我们再次在几年后先后遇到对方。回想起来,我第一个认识的就是石宝贝,当时的她和现在一样那么胖胖的,那么可爱,那么慈祥。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:are you Chinese?呵呵记忆犹新,当时她带我在Frick初中上下转了一圈,然后送我去教室。当时的我真的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,好感激她。现在想起来还是那么感恩,想想我来这里的日子没有她的陪伴,将会少了多少乐趣啊。接下来认识的是ZZ,可惜她人在加拿大,没有办法来到这里和我们一起聚会,不过她是我见过最亮眼的女生,那个时侯就知道原来自己特别喜欢和高个子的女生交朋友,因为她们总有种特殊的气质。ZZ很多才艺,尤其是艺术方面,而且也通过她让我的画画水平有了显著的提高,她和我一样是狮子座,所以总感觉她是我的亲姐妹,而且总是很佩服她那种外表冷酷内心狂热(哈哈说这个词我都笑了~)的感觉。之后就认识了QQ宝,和她总觉得有很多相向的地方,可是我们不同的地方又太过于不同,有时候有种互补,有时候又会有一些冲撞。经常跟她分享一些生活中的心声,不知不觉的,她就变成了生活中的一种习惯,就和吸毒一样,戒不掉了。之后呢就是Even,她开始是高中时候的交流学生,一年之后的离开和改变让我对她多了几分陌生和留恋。她从刚来时那个什么都不懂得小女孩变成了惊艳的小女人,加上她高挑的身材还有小小的脸蛋,有时候对她真是又爱又恨,爱在她的可爱和可亲,恨在可惜自己不是个男的,哈哈~~~之后么还有很多人,jingran啦,YQ啦,加上现在的室友萧儿啦,大学认识的萍姐啦,都是我心里头不可缺少的一部分。呵呵下来就要评论下男生了。先说照片里这两位,一位是老好人DC,以前上高中的时候,还真就只和他说过3句话,而且第一句就是:你好!当时我还很正式的举起手来和他打招呼,搞到旁边人一阵笑声。两年后他就转来了我现在的大学,而且就住我家附近,所以才有了联系。这次要不是他的功劳,我们也不可能玩的这么尽兴。然后呢就是台湾哥们jeff兄,和他也就是和DC一样半斤八两,话也没超过10句。当时也就是石宝贝对他很感兴趣,一直和他聊天,我和其他几个人对他也不是那么感冒,所以见到都不打招呼。那个时侯他也很酷,不太理我们。之后1年我都几乎要忘了这个人的存在,结果突然他打电话给我,当时我诧异到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。那个电话之后听说他去了别州,所以也就没挂心上。直到这学期又收到他电话,我都没太在意,不过之后去了他打工的卡拉ok,再次看到他,才开始联系密切。这次他的出现也给我们的聚会添加了份光彩。说完了这两位,就要说说KK啦,虽然跟他不是那么那么铁的,但是起码也是个不错的哥们。近期虽然没怎么联系,不过这哥们情意当然还在么~~记得当初初中的时候我还是他认识的第一个中国人呢,想想看那个时候大家都还是傻布拉吉的,还不太敢跟他说话。记得初中的时候还有个帅哥,是从德国来的,对他说的第一句话就是:Shut up,好像是因为他老是上课说话,还踩我凳子。后来上学的时候还会和我说几句话,聊聊天什么的,中学过后他似乎就回国了,呵呵~~回想起来初中还是有点艳遇的。上了高中之后比较值得一提的就是认识了W,他是让我这辈子最胆大的一个男生,据QQ说那种叫做初恋(前提为初恋不一定就是第一个交往的对象),我也没反对,不过只可惜的是我生君已老,所以就像QQ和她的初恋一样(前提也是不是第一个交往的对象),认他当我的哥哥。不知道他有没有当我是妹妹,不过认识他真的让我觉得来美国没有太多的遗憾。之后高中时期就没再认识什么特殊的人物。到了大学第一学期认识了好多杂人,有极品也有美物,我也是醉生梦死,乐在其中。比较值得一提的是个美国哥们Will,人长的帅,身材也好,极其受亚洲女生欢迎。大学二年级进入了中国学生会,开始接触了不少成熟的人物,还包括现在的好哥们老徐(当时好像跟他一起布置学生会春节的舞台来着)。还认识了蘑菇头amy,接触到了秀气型帅哥lyz。大三的时候来的人可就多了,不过那个时侯都是小孩子居多,所以我开始改变以前那种刻板的想法,说什么小孩子都不好玩,其实恰恰相反,发觉和孩子一起玩,可以抓住青春的尾巴,还认了个弟弟,新鲜啊。哎呀说着说着就跑题了……继续回到那天的凌晨。我们大冷天的泡在山顶上不肯回来,大家都玩疯了,乱跑乱叫。一共有5个观看台,我们每一个都跑上去,最后在最大的观看台上,对着夜景大喊我们的祝福。那一刻,真的觉得好开心,似乎什么烦恼都被风吹走了,什么都不在乎了,就好像所有的时间都停在我们身边。2008年的最后一天,就是这样过去了,凌晨4点多回到了DC家,几个人又吃了一顿火锅。2008年所有的不开心都和那天说拜拜了。一个崭新的开始,一个充满期待的延续,让我有些迫不及待想要看看这一年会发生什么事,会认识什么人,会有什么样的发展。我从来没有像这一天那样期盼着第二年的到来。希望这一年我关心在乎的人都和和美美,顺顺利利,健健康康,开开心心。2009年,我来啦!!!!

STP64551.jpg

蔡康永,不经意的发现

开头先说声新年快乐,这是2009年第一篇博客,心情有小小的激动。这一年好多事情发生,认识了好多新的人,也和好多老朋友聚会,过得很开心。不过这不是博客要写的内容,所以这些事情以后再慢慢总结。

今天看康熙有种不同的感觉,因为终于对主持人稍作了解。突然有点小小的敬佩蔡康永,参观了他的博客,感觉他写的很多东西都有种一针见血的精辟。虽然散文现在大多流行在90后的非主流,但是他写的散文有种特殊的气质,有种讽刺的幽默,幽默中又带点小聪明。想想看一开始接触到他的作品还是在初中的时候,听的是石宝贝的欢乐三国志。当时觉得那本有声作品很诙谐,以为他俩只是表演者,看了资料才知道他们原来是作者。两个都是才子,虽然侯文勇的作品我并没有继续去接触。蔡康永么,后来看到的就只是他的康熙来了,大概是高中了吧,才看到他的庐山真面目。看他的真人,真的一点都不像一个已经46岁的男人,在他身上只感觉的很浓重的文学味道,还有就是他“独特”的服装品位。今天看到了博客上他写的那些短文,觉得他对生活还是有很多独特的观点,很多细小的发现被他放大之后,总有一丝娱乐的味道。他的文笔很简练,所以贪念不多,表达意思之余,只是加入小小的风趣,并不是何等博大精深。这是我很欣赏的一面,并不像有些写散文的人,似乎写作品的目的就是用来绕人,用来告诉别人他写的东西只有他自己才能看懂。他的博客被我翻了个遍,可惜书我还未曾拜读过,所以在这里我也不能多做评论,等以后度过了他的书才可以对他更深入的了解。

在这里转载一些他写的好玩的片段:

「啊!褲子拉鏈沒拉!」
  這樣的事情,好比是來自人生的噴嚏,完全不發生,是不可能的。
  說來很奇怪——褲子拉鏈沒拉的男生,在被別人毅然指出的那一刻,大部份會臉紅幾秒鐘。
    「咦?既然並不是做錯了事情,那為什麼會臉紅呢?」
  「嗯……大概是因為身上有拉鏈,卻不懂得拉上,自己覺得很不好意思吧。」

  嘎?這是什麼回答?!
  身上有拉鏈,就一定要拉上嗎?!
   照這樣的邏輯,夾克的拉鏈不拉,口袋的拉鏈不拉,也都要臉紅嗎?!
  在巴士上,或者電梯裡,用悲憫又鄙夷的神色,刻意壓低聲音:
「先生……你夾克的拉鏈沒拉。」
說出這種莫名其妙的話,勢必會被當成其他星球掉下來的吧。  
夾克的拉鏈沒拉,不必臉紅。
  褲子的拉鏈沒拉,必須臉紅。
  為什麼?褲子的拉鏈,牌子比較差嗎?「嘻嘻……當然不是啦……」
  那麼,是因為露出了什麼東西嗎?「呃……也沒有啊……嘻嘻。」

  再怎麼樣努力的忘記拉上拉鏈,能夠露出來的,充其量,也只是襯衫的下擺,或者內褲的前襠罷了。 比起女生的裙子被風吹起來的時候,實在差得太遠了。

  至於沒有穿內褲,卻又沒拉拉鏈的例子,則十分罕見。根據不愛穿內褲的朋友說,是因為會感覺到外面空氣的流動,很容易就自己先發現了。
絕大部分未拉拉鏈的案例,是上完廁所的那一瞬間,不知腦子裡在想些什麼,而造成的遺憾。以這樣拉鏈開開的面貌,出現在公共場合,無疑是大聲宣告:「喂,各位,別再裝沒事了吧!我剛剛已經上過廁所了哪!哈哈哈!」
  可是,剛上過廁所,又有什麼好臉紅的呢?!是每個人隔幾小時就要幹一次的事啊。那麼,到底,在臉紅些什麼哩?!

----------------分割线-----------------

造物者一定是好色的。造物者如果不好色,人類直接被捏成像包子一樣就可以了。
  先想到包子的簡單明瞭,再想到人類囉哩囉唆一大堆的睫毛耳屎這些東西,就會感到造物者是多麼的費工啊。

----------------分割线-----------------

失戀了,一定要自責。

  如果顧客根本沒走進你的店,那可以不怪你;如果顧客進了你的店,但沒有買東西,那勉強可以不怪你;
但顧客買了你的東西,卻拿來當面退還給你,或者悄悄的丟棄了,那還能不怪你嗎?

嗯.....可是啊......

失戀了,請不要自責。
  不是你的手藝不好,是對方吃完了。顧客把菜吃完了才走,大廚是應該高興的,是沒有理由自責的。

但......還是應該自責。
顧客雖然把菜吃完了才走,但再也不上門來了,如此,大廚怎能不自責?!

嗯.....可是啊......還是不應該自責。
你怎麼知道他再也不上門?也許他後來再找上門,你自己卻早已跳槽到別家餐廳了呢?

----------------分割线-----------------

死亡很可怕嗎?也許是吧。所以要好好跟死亡相處啊。

----------------分割线-----------------

挖耳朵可以靠別人,但是挖鼻孔就一定要靠自己。說起來很明瞭,但就是很少人知道。
  我本來也不知道,一直要等到我美麗的希臘朋友,在那天提出了粗魯的要求——
「手伸過來,幫我挖鼻孔。」希臘朋友若無其事的說。
  「吭?什麼?!」我以為我聽錯。
  「幫我挖鼻孔。」希臘朋友重複了一次。
  語氣很平淡,不仔細聽,還以為是叫我幫忙削蘋果這一類的事。
  「幫你挖鼻孔?!……用、用我的手指嗎?……」
  「當然!不然你要用湯匙嗎?!」

  老實說,對於這樣的任務,我本人倒並不是很在意的,只是不知道我的手指會怎麼想……無視於我的猶豫不決,快樂的希臘朋友抓住我手指就往鼻孔裡塞進去。

  進去了。陌生的手指頭,遇見了陌生的鼻孔。狀況雖然有點尷尬,但也並不會比兩個彼此陌生的人相遇更尷尬。手指朝不同方向轉動了幾下以後,似乎沒有更多的事可做,希臘朋友歎了一口氣,讓手指向剛認識的鼻孔說了再見——
「唉,即使是能讓天神宙斯變成天鵝,再讓天鵝強暴麗達的希臘人,一旦遇到了鼻孔,也還是要靠自己啊……」

挖鼻孔這件事,確實微妙。世界頂尖的時裝模特兒,即使是上廁所時,門突然被打開,相信也能夠立刻在馬桶上擺出撩人的姿態,拍成出色的照片。可是如果挖鼻孔的時候被拍到,那就誰也無能為力。任性的搖滾歌手,在演唱會的台上,當著十萬人面前,吐痰的也有、小便的也有,卻從來沒有呆呆站著挖鼻孔,而博得群眾瘋狂吶喊的。
  很顯然,當鼻孔非挖不可的時候,要自己想辦法解決。
  如果舉辦一次調查,調查什麼事情是在有人看到的時候就不做、沒人在看的時候就拚命做的,恐怕「挖鼻孔」會得到第一名也說不定。這應該可以說明挖鼻孔為什麼不能依靠別人幫忙了——只能自己偷偷做的事情,過度缺乏被見習和被練習的機會。
  一起在地球上作為人類的我們,雖然每一秒鐘都不斷的經由鼻孔、交換著彼此呼吸過的空氣,可是,對於彼此的鼻孔,我們是多麼的陌生啊!

----------------分割线-----------------

如果死的時候
知道整個世界也都一起滅亡
會比較心平氣和嗎

如果會
那死的時候
就想成是整個世界都一起滅亡好了
反正一旦死了
對你來說
整個世界也就等於滅亡了
不是嗎

可是
如果真的整個世界都一起滅亡
不會捨不得嗎

----------------分割线-----------------

很多事情,我了解,但是不懂。
比方說 : 欲望、我大致上了解,因為很多都經歷過了。但欲望到底是怎麼回事情,我弄不懂。也不想懂。
對於生命、也是一樣 : 我了解、可是我不懂。
這個不懂,是我現在最大的樂趣。
我已經因為了解、而喪失了很多樂趣。
我真想念在還不了解的時候,那些蒙昧狂亂的日子,想念那些我用全心全身去領受去掠奪的自己。
當然是,回不去了。
李商隱為了杜甫的一次中途離席,寫過兩句詩--「座中醉客延醒客,江上晴雲雜雨雲」
生命的席上,你是那醉的?還是那醒的?

----------------分割线-----------------

我們「享有」空氣,但無法「擁有」空氣。
我們「享有」陽光,但無法「擁有」太陽。

我們有時候會昏了頭,以為陽光、空氣、水、大地、能源,通通屬於我們、通通歸我們所有。於是我們胡亂揮霍,以為反正不要錢,直到礦挖完、空氣與水髒掉、陽光變得會傷人,
這時,我們才醒覺,這些對生命來說最重要的東西,並不是我們的,只是讓我們用而已。

我們濫用了這些生命所需,因為我們誤以為都是我們的。我們享用友情、親情,但沒有辦法擁有那個友人、那個親人。我們也享用愛情,但沒有辦法擁有那個愛人。

就享有吧,「享有」比「擁有」貴重多了

----------------分割线-----------------

據說
在太空
太空人是沒辦法哭的,
因為沒有地心引力,
眼淚流不出來

----------------分割线-----------------

西方人努力尋找如何寫出暢銷書的必勝法則
他們統計出西方史上暢銷書
四種最受歡迎的題材,分別是 :

1.上帝
2.性
3.宮廷故事
4.懸疑推理

於是他們把這四種題材輸入電腦
然後下指令叫電腦寫出暢銷小說

電腦立刻打出了故事的第一行 :

{ 喔,上帝啊...} 英國女王哭叫著:
{ 我被強暴了,可是,
是誰幹的啊 ? }

真是有效率的電腦

----------------分割线-----------------

如果要寫信給哈利波特

那要聊些什麼呢
聊一下養貓頭鷹到底臭不臭好了

----------------分割线-----------------

1世界的樣子一直在變,變了千萬年,可是,人的基本需求,竟然沒有改變。
人,還是喜歡擁有東西、喜歡有尊嚴;還是要吃飽、要戀愛;還是怕地震;還是寧願找個神來拜;人,還是怕寂寞、怕人生空虛沒有意義。
人的基本需求,沒有什麼改變,可是怪事發生了──大部分的新科技,沒興趣回應這些基本需求,反而不斷告訴我們說:他們開發了我們新的需求。
我的媽呀,我光是對付我這些自古以來、與生俱來的需求,就已經完全忙不過來了,你一直開發我新的需求幹什麼?
是因為你根本滿足不了我對人生的基本需求,可是你又不肯放過我、不肯不賺我的錢吧。

2比方說:任何一種隨身聽。
我們真的需要隨身聽嗎?這是我們人生基本需求所呼喚來的東西嗎?
我當然知道這個世界,已經不再是一個好聽的世界了,有各種噪音、單調的聲音、陌生人的可厭叫囂,都讓耳朵很累。
可是,當我沒帶耳機、沒聽隨身聽的時候,我聽見了這個世界,當我被這嘈雜的世界打擾到、逼迫到的時候,我就會不由自主的開始評估這個世界、分析這個世界、順便也不由自主的揣摩我跟這個世界的關係。
這說來實在不是什麼愉快的感官感受,可是,畢竟是身處這世界的紮實感受。一定要我比較的話,我還是寧願跟這世界的種種聲音試著相處、用耳朵摸索這個世界,也勝過拿隨身聽來隨時罩住兩耳、不斷把甜美歌曲往腦子裡灌,灌到去KTV時再一股腦反芻出來吧。

3隨身聽是個很溫馴的小東西,可是電子書呢,可就令我感到心酸了。
我身邊的人,願意隨身帶本書看看的,百中不得其一,會對好書迅速湮滅而惋嘆的,兩百中不得其一,這樣一個藐視書的氣氛裡,冒出了號稱讓人攜帶方便、一次可以同時「下載」好幾本書的電子書,實在叫人哭笑不得。
當人辛苦的用刀刻字在竹片上,捆成一大捆重得要死的書之時,讀書是最麻煩、而人是最在乎書的。當電子書把讀書弄成最方便之時,也就是人最不在乎書的時候了吧。

4為了方便而開發出來的新需求,還會層出不窮地冒出來—
在手機上玩遊戲、在眼鏡片上放電影……一個接一個地冒出來,而人呢,依然怕寂寞、依舊渴望尊嚴、渴望活這一趟可否有點什麼意義。

我相信新科技仍該回應舊需求,回應這些千百年來的人生基本需求。

----------------分割线-----------------

台幣三萬元,大概是人民幣七千元。不能算是很經得起花用的數目啊,買架電視機、買個名牌包包,都不一定夠。

那天聽見一個說法,嚇了一跳:
「人一生,只有三萬天。」

算一下,活到83歲的話,83 X 365 = 30295 (天)
果然,活到83歲的話,大概是三萬天。
嚇一跳的原因是:只有三萬天嗎?

如果是口袋只有三萬元,會覺得完全不夠花吧!
鎮定一點之後,開始安慰自己:
如果不是三萬元台幣,而是三萬元人民幣,情況不是好多了嗎?
如果是三萬元美金,不是又好多了嗎?
如果是三萬元英鎊,不是更好多了嗎?

反過來說,聽見這個說法的,心裡想的三萬元,如果是「日圓」,那心情可就很差了。

----------------分割线-----------------

我有一個朋友是牙科醫生,她在外國旅行時,碰到一個台灣人叫住她,說:「醫生啊,真高興碰到你,我是你的病人啊,你不記得我喔?」
我的牙醫朋友看了一下這個人的臉,顯然想不起來,就說:「你把嘴巴張開。」
那人張開嘴,我朋友看了那人的牙,就說:「喔,原來是你啊。」
我另一個朋友,是婦產科醫師,他聽了以後說:「唉,那我就永遠沒辦法在路上跟我的病人相認了。」

----------------分割线-----------------

一個人如果在生活中遇見,
那這個人60分的美麗,
就常讓我覺得
某種程度的迷人了
但如果是在娛樂圈遇見,
就會連100分的美麗
也常常只剩下80分.

為什麼會這樣啊 ?
大概是因為對方的美麗
變成工作了,變得有目的了,

是因為這樣,所以動物園的動物,永遠比不上野外的美麗嗎......

----------------分割线-----------------

上传了好多啊!!!还有好多好多,实在放不下了~~~蔡康永,你是我2009年惊奇的发现:D
蔡康永

圣诞作品

偶尔觉得有些无聊,又开始手痒痒,所以又发挥了一下即性的想法,做了几对耳环。正好要给同学补送生日礼物,所以就顺便把礼物完成:D图片放上来晒晒,更新一下好久没来看过的博客,厚厚~~~节日快乐。Merry christmas la!!!Ho Ho Ho

1230261452894.jpg
1230261541074.jpg
1230262020388.jpg1230264199718.jpg
1230265595339.jpg

最后来一张全家福~~:D
1230265922798.jpg

今天是人生中第一次和朋友去买菜,还买了不少东西回来。去了giant eagle,正好碰到他们搞促销活动,里头很多免费的食品,这些都不算什么,最有意思的就是有位中年的光头大叔在做气球,被我捞来乐两个,一个是朵小花,一个是个candy cane。这次坐老哥的林肯,开起来的确有派头,而且后头挤了4个人也还可以有活动的空间,真是大很多呀~~~买菜的时候还碰到了老妈,真是突然有种长大了的感觉。好几天没吃炖肉啦,又开始嘴馋。压力一大就开始猛吃,所以等考完了就得去锻炼锻炼,明年学期结束的目标可是火辣的身材啊~~~为了目标而努力!马上要期末了,话不多说,先放上来两张照片:D
两个气球~~~:D
1228529248760.jpg

这位就是帮我弄气球的那位搞笑的大叔~~据说他干这行已经20年了
1228520881394.jpg
自我介绍

鸭梨橙子

Author:鸭梨橙子
Age: 20
Hobby: 民以食为天

现实中的矮人,生活中的巨人

FC2计数器
日历
07 | 2017/08 | 09
- - 1 2 3 4 5
6 7 8 9 10 11 12
13 14 15 16 17 18 19
20 21 22 23 24 25 26
27 28 29 30 31 - -
我的音乐
陈绮贞, 鱼:


Beyonce, If I were a boy:
最新文章
类别
最新留言
连结
月份存档